书库排行繁體
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

《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340章 把金珠送回彭城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凌操安排了两名逢纪的随从过河。

    随从过河以后,逢纪还是心神不宁。

    二十斗金珠,要是回到邺城,他或许能够凑得齐,可眼下是在延津,随从过河以后能不能把金珠带回来,可还是说不准。

    两名逢纪的随从过河的时候,袁绍已经率领大军在延津北岸驻扎。

    听说逢纪的随从回来,袁绍赶紧吩咐把俩人带到他面前。

    凝视着两个战战兢兢的随从,袁绍问道:“元图在那边怎样?”

    其中一个随从浑身哆嗦着,头也不敢抬的对袁绍说道:“逢公在那边倒是没有性命之忧,只不过再等一些日子,可说不准”

    “怎么说?”从随从的话里,听出逢纪会有危险的意思,袁绍欠着身,关切的追问了一句。

    “自从逢公过河,周瑜就没见过他。”随从回道:“后来黄盖得罪了周瑜,特意派人把逢公请去,说是周瑜并没打算和谈,只是想要以逢公的人头祭旗。”

    “好个周瑜,他要是敢动元图一根汗毛,我必定要他全军殉葬!”袁绍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

    两个随从浑身一激灵,差点瘫倒在地上。

    “主公。”旁边的沮授对袁绍说道:“只是在这里大动肝火并没有什么用处,要不要派人过去,把逢公请回来?”

    “好!”袁绍回道:“你这就去安排”

    袁绍才吩咐沮授去接逢纪回来,一个随从说道:“此时要是去了人,只怕连去那边的人也是回不来了。”

    “怎么回事?”袁绍眉头紧紧的锁着,向随从追问:“有什么话,你一次给说清楚,不要吞吞吐吐,让人听着心烦。”

    看出袁绍有些怒了,随从赶紧把凌操讨要二十斗金珠的事给说了。

    “凌操倒是敢要,二十斗金珠。”袁绍脸色铁青,攥紧了拳头咬牙说道:“我这就下令全军渡河,等打到那边去,看他还要多少。”

    “主公使不得!”两个随从连忙跪下,一直在回话的那个说道:“要是大军一动,逢公的人头可就不保了!”

    “你们说说,我要怎样?”袁绍问道。

    “凌操只是要二十斗金珠,先给他就是。”随从回道:“等到逢公回来,主公再下令大军渡河,等到打过去,所有金珠还不都是主公的?”

    随从话说的也还算有道理,袁绍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权衡着利弊。

    “主公”旁边的沮授想要说话。

    袁绍阻止了他:“吩咐下去,准备二十斗金珠,让他们带过河把元图给我领回来。”

    “二十斗金珠送过去,要是逢元图还没回来,岂不是平白的给了别人好处?”沮授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对袁绍说道:“我认为即便大军渡河,周瑜也不会轻易把逢元图给杀了。留着他,远比杀了他更有用。”

    “万一他那么做了,谁承担责任?”袁绍瞪了沮授一眼。

    沮授被他问的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袁绍又接着说道:“逢元图去了南岸,为的是说服周瑜。他此时陷入险境,当然希望我能救他。要是你们中的人和一个陷入同样的困境,难道也会劝说我不要理会?”

    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显然是袁绍已经不愿再听任何人的建议。

    他下定了决心,要把逢纪从对岸给救回来。

    逢纪是他身边的人,以往用起来很是得心应手。

    而且袁绍和他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往往有些大事小情,都肯和他与审配商议。

    如今逢纪深陷险境,袁绍当然不会置之不理。

    他下了命令,要人给两名随从取来二十斗金珠,当即就有人办理去了。

    二十斗金珠可不是个小数目。

    河岸边上,凌操带来的人还在船上等候。

    两名随从带着一队袁军,抬着二十斗金珠来到岸边。

    袁军兵士正要把金珠送上船,等在穿上的徐州军士兵喊道:“你们都停下,让他俩把金珠抬上来就好。”

    带着这队袁军来到的,是袁绍手下将军韩猛。

    “这么多金珠,他俩抬着得到什么时候?”韩猛冲着船上的徐州军一瞪眼:“我们跟着过河,还能帮忙把金珠抬过去。”

    “凌将军说了,除他俩之外,任何人不得上传。”徐州军士兵根本没有理会韩猛凶狠的眼神,对他说道:“要是有人企图跟上船,我们只好把船给划回去,金珠不要也没什么。”

    徐州军士兵显然是得到了凌操的吩咐,所以才会把话说的这么硬气。

    韩猛也是没有办法,只好让士兵们把金珠放下。

    两名随从抬着金珠,一斗一斗的送到船上去。

    等到金珠都送上了船,俩人随后也要跟着跳上去。

    哪知道那个徐州军士兵对他们说道:“你俩也不用过河去了,多两个人,我家将军要送人回来的时候还会多些麻烦。”

    被徐州军阻拦,两名随从只好眼巴巴的看着船只离开河岸,往对面驶去。

    船只快要靠上岸边,对岸又出现了一队徐州军。

    他们从船上取下金珠,抬着往岸边的军营去了。

    河岸北面,韩猛看着徐州军抬走金珠,狠狠的瞪了两个随从一眼:“要是逢元图回不来,你俩也不会好过。”

    两名随从战战兢兢的哪敢说话,只是不住口的答应着。

    河岸对面,徐州军兵士抬着金珠来到了凌操的帐篷。

    帐篷里除了凌操,周瑜也在。

    他们把金珠送了进来,凌操对周瑜说道:“周将军,二十斗金珠,请过目。”

    “没什么好过目的。”周瑜回道:“你回头带百十个人,把金珠送到彭城去,交到府库。”

    “送到彭城?”凌操一愣:“难道周将军不打算留下?”

    “我留这些做什么?”周瑜说道:“留下金珠,要是被楚侯知道,说不准会认为我们怀有二心。倒不如交到府库,到时候由楚侯决定该怎么使用。”

    “送到彭城也就算了,周将军怎么要我去?”凌操不太情愿的说道:“我在将军身边,不管怎样,总是还能做一些事情。回到彭城,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将军与袁绍或许都打完了。”

    “没有那么快。”周瑜说道:“等你回来的时候,双方还不一定开战。我看袁绍那架势,应该是在找最好的时机过河。时机没有到,他绝对不会轻易下令出击。”

    “周将军要我什么时候走?”凌操问道。

    “先把逢纪给放回去,然后你就带人护送金珠返回彭城。”周瑜说道:“别忘了快到彭城的时候,派个人去一趟楚侯那里。把这边的事情都给楚侯说了,尤其是金珠,一定要和楚侯说清楚,请他决断。没有等到楚侯的回复,你也不用急着回来,就在那里恭候好了。”

    “送都送回去了,难道楚侯还会给送回来不成?”凌操说道:“我还是送到彭城,然后即刻赶回来好了。”

    “要你在那里等着,你就只管等着,说这么多做什么?”周瑜说道:“楚侯怎么打算我不知道,可我需要你在那里等候回复。”

    “我明白了。”虽然不是很清楚周瑜为什么这样安排,凌操也只能答应了一声,告了个退,离开他自己的营帐。

    金珠已经送到,可逢纪却还不知道。

    没有得到凌操的回复,他仍然在提醒吊胆的等着。

    正在坐立不安的时候,帐外传来随从的声音:“逢公,凌将军求见。”

    “还不快请!”听说凌操来了,逢纪眼睛一亮,赶紧吩咐随从请他进来。

    随从领着凌操走进帐篷,逢纪迎上来问道:“凌将军,那件事怎样了?”

    “逢公真的这么急着过河?”凌操说道:“要知道,一旦过河,再想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留在这里只是等死,为什么不想着过河?”逢纪说道:“凌将军可不要在打趣我了,能不能送我过去,还请明言。”

    “金珠已经到了,我当然要兑现承诺。”凌操说道:“逢公还是快些准备,我们也该走了。”

    凌操说要送他过河,逢纪顿时松了口气。

    他对凌操说道:“多谢凌将军搭救之恩。”

    “要说搭救,也是为了金珠。”凌操笑着回道:“逢公不用觉得欠我什么,真要是感到亏欠,也是欠了那些金珠的。”

    “凌将军真会说笑。”逢纪很是尴尬的应了一句,随后问道:“敢问将军,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现在就可以。”凌操说道:“船只已经在对岸等候,还请逢公随我过来。”

    虽然不太确定登船以后会遇见什么,逢纪还是跟着凌操往黄河岸边去了。

    来到岸边,他果然看见有一艘小船等在那里。

    凌操对他说道:“逢公带着随从上船,我就不送了。”

    “多谢凌将军!”逢纪向凌操躬身一礼:“将军的情义,我决然不会忘记。”

    “逢公还是忘记的好,为了金珠,我可是连性命都不要了。”他嘴角一牵,对逢纪说道:“等到逢公返回北岸,还请转告袁本初,周将军绝对不会投降,要是想打,还请他快些,不要磨磨蹭蹭,等的人好不心烦。”

    凌操话里带着挑衅的意思,逢纪也不应他,很随意的哼哈了两声算做回应,就带着几名随从登上小船,往对岸去了。

    站在岸边,望着往对岸去的小船,凌操笑着摇了摇头。

    以往他也曾听说过逢纪是个有本事的,可真的见了以后,才发现此人本事或许不是很大,但对袁绍来说绝对十分重要,否则袁绍也不会舍得拿出这么多金珠,也要把他给营救回去。

    目送逢纪登上北岸,看见他在一队袁军的迎接下往对岸军营跑去,凌操这才转过身返回他的帐篷。

    周瑜还在帐篷里等着,见凌操回来,他问道:“怎样?把逢纪给送了过去?”

    “回周将军已经把他给送了回去。”凌操说道:“逢纪还真以为是我得了金珠才肯把他送回,此时应该正在沾沾自喜捡了条性命。”

    “我还是不太明白楚侯的意思。”周瑜说道:“逢纪是袁绍身边极其重要的人物,要是把他留在这边,袁绍必定会是投鼠忌器。可楚侯不仅没打算把他留下,更没打算给他杀了,反倒让我把人送回去。我始终还是想不明白,楚侯究竟是什么意思。”

    “连周将军都想不明白楚侯是什么意思,我是更不会想明白了。”凌操回道:“我只是觉得周将军不该把金珠送回彭城,要是留下,说不定以后还能换来不少好处。”

    “好处?”周瑜笑着说道:“人活一世,可不仅仅只是有几斗金珠而已。要是只算金珠,你我这辈子赚来的都不止二十斗。我料定金珠送到彭城,楚侯会给我们返回一些,所以才会让你在那里等候。”

    周瑜说吕布会把金珠返回一些,凌操一愣:“已经送过去的东西,楚侯还会给我们返一些回来?”

    “至少是返一些回来。”周瑜说道:“凌将军不要再多想此事,到了彭城,你在那里等候一些日子。楚侯给了回馈,你也就知道会是怎样了。”

    疑惑的看着周瑜,凌操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么多金珠给人送了过去,别人还能舍得拿出来一些返还给他们。

    虽然心底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凌操还是躬身向周瑜一礼:“我依着周将军的吩咐去办也就是了。”

    “路上小心。”周瑜站了起来,交代了凌操一句:“从这里到彭城,还要经过曹操的地界,路上难免会遇见曹军,你带着人乔装改扮,千万要绕过曹军,不要把金珠给弄丢了。”

    “周将军放心。”凌操回道:“即便是拼上性命,我也一定会把金珠安然送回彭城。”

    “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周瑜点两下头,离开了凌操的营帐。

    等到周瑜离去,凌操向帐外喊了一声:“来人!”

    从帐外走进来一个士兵。

    凌操向他吩咐:“挑选一百名精壮兵士,我将要带着他们护送一些东西返回彭城。”

    士兵领了命令,退出帐篷挑选随同凌操返回彭城的兵士去了。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