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上膳书

《上膳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31.出题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死透了?谁死透了?”

    宋丸子拎起上膳书抖来抖去之前它是如何抖那本“外室”的现在宋丸子不介意在它身上原样重来一遍。

    破书敛着书页装死。

    宋丸子想了想,手中一点白色的火苗燃起。

    “虽然有些舍不得,可上膳书三个字在这玄泱界就是祸患,咱们相伴了几十年我就给你个痛快吧。”

    破书动了一下书页轻轻拍在宋丸子捏着它的手指上仿佛在撒娇。

    写着“已死透了”四个字的那张纸飘到宋丸子的眼前,上面的字已经变成了“好商量”。

    “认怂才对嘛。”

    宋丸子收了手里的白凤涅火,抖了抖破破烂烂的上膳书又戳了戳它的封面,道:

    “上善道君有没有留残存神识在其中?”

    “好商量”变成了“没有”。

    “那你又是什么?”

    “书”。

    宋丸子手中的白焰又烧了起来。

    “书”字变成了“上善道君两千四百年心血积累而成的手札受灵气滋养而已从未做过坏事饶书一命啊”。

    宋丸子又收了火。

    “那另一本上膳书是什么?上善道君到底是何等人物?”

    是挺身救世的良善之人,还是自诩天道的狂魔疯子?

    上膳书的书页无风自动。

    飘在半空中的那张纸飞回了书中。

    然后几十张纸片飘了出来在宋丸子的眼前叠成了一摞。

    宋丸子看着第一页上所写的,是书的主人到了某一地,试着用金翅玄鸟的肉做菜做好之后却嫌弃那鸟肉不好吃。

    这些泛黄的旧纸正是那本“外室”中种种神异菜谱的由来。

    “看来那本书也和上善道君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宋丸子一直当写那“外室”之人是写假书的骗子,既然真书是上善道君所写,那造假书之人应该是冒了上善道君的名字。

    抓起上膳书宋丸子翻动着其中的札记部分,细细看着。

    “素闻溯水白潺肉质极嫩今捕一只长不盈指骨细约可剔牙,嫌其小,弃之,望五百年后我复归此地,其能有人腰粗细,以殄我今日遗憾。”

    抓了一条小鱼,因为太小了不忍心吃,还定下了五百年之约,这人着实有趣。

    极像不忍见苍生离乱而立下了食修道统的上善道君。

    “把这些菜谱都收起来吧。”

    拍拍上膳书,宋丸子说道。

    那些书页一页接一个飞回书中不见了。

    一纸书页又飞了出来:“旧事繁杂,不懂不懂。”

    “连你都不懂,我这后来之人自然也不懂了。你还不如告诉我些有用的,食修之道,我如何从御香境界突破至调五味?”

    书页上字迹变幻:“其味在心。”

    又是玄之又玄之话,宋丸子将书拿起来,在床上拍打了两下。

    书页上的字再变:“生死之味,至情之味,食而有感,则是调五味之成。”

    ……

    走过阵门,长柒长老就看见了自己的徒孙善鼎玄门的掌门。

    “师祖,那异界来的宋丸子所修的可是上善道君之法?她手中可有上膳书?”

    语气是何等急切,一点遮掩都没有了。

    长柒缓缓摇头,不紧不慢地说:“她之道,成于凡人界,以活人谋生为要,调味之法不过是凡人界中世代相传而已。”

    “可是,区区凡人……”

    眉目慈和看起来总是没脾气的长柒长老轻轻哼了一声。

    身上气势大振。

    “看来我垂垂老矣,竟是连自己的徒孙都管束不了,敢质疑我的话。”

    善鼎玄门的掌门立刻垂下了头,口中道:“师祖息怒。”

    “那宋丸子自称可用凡人法在六欲天中试炼众人道心,她既如此说了,我们观望便是。若是不成,她情愿任玄泱界四派食修处置,此等豪迈英才,我鼎身一脉久不出矣。”

    说完,一振衣袖,他足下生云飘然而去,留下一地徒子徒孙各怀心思。

    “将太上长老的话告诉其他食修宗门。”善鼎玄门的掌门直起腰,轻声说道,“再加一句,此乃生死之约,我四派当同气连枝,勿要在此时行内斗之事。”

    “是。”

    两日后,宋丸子与善鼎玄门长柒长老的赌约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中洲煌华城的云浮塔下,无数消息传递开来。

    “凡人之法试炼心魔?那宋丸子莫不是疯了?我等修士纵然再差,总不至于连凡人之法都要怕吧?”

    “任四派食修处置?要我说,四派食修怕是早就不忿宋丸子抢光了他们的风头,这是联手要让宋丸子万劫不复啊。”

    “我有一个师弟将要结丹,已经去了鸿雁城,也不知会遇上些什么。”

    宋丸子明明只是答应不用自己的“食修之法”,不以味道挑弄人心,至此已经传得面目全非,竟成了生死之局。

    鸿雁城中,微予梦得知了这个消息。

    “就不用让宋道主知道了。”

    她如此叮嘱道。

    那时,宋丸子刚刚从慕黯之地的人山人海中挣扎出来,身上挂满了他们的临别赠物,好好一个金丹修士、云浮榜金丹第一人被一群修为高低不一的人热情吓得几乎是屁滚尿流地过了阵门。

    鸿雁城是中洲一座小城,靠近南洲,每年春秋二季有大雁往返,便以此成名。

    宋丸子到了此地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就去了六欲天所在之地。

    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阵盘。

    “这个阵盘,你能看出什么门道?”在她身后,微大道主缓步而来。

    除了星辰阵修之外,世间主流阵修所修之道都是“周易阵术”,这个阵法看起来,就是周易阵术所成的阵盘。

    却是几千年来无人能解开的阵盘。

    “所谓六欲天,就是这个阵盘,把你那个东西放进其中,就行了,我说的可对?”宋丸子低头收拾着自己身上叮叮当当的“土特产”,抽空才看了一眼那个阵法。

    微予梦点头说:“没错。”

    可就是这个阵盘,微予梦千年来想尽办法复刻了无数次,却都不能造出六欲天,这次将六欲天从东洲搬到了中洲,微予梦是将整个阵盘都搬了过来。

    “我曾听说,世上没用星辰阵师解不开的阵法。”紫光遮掩下的灰白色眼睛看向了宋丸子。

    宋丸子却只笑笑,她穿了一身利落的墨绿色劲装,头发高高束起,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根烤猪肋排,一边啃一边看。

    看了两圈儿,她问微予梦:“你给我看的不是假阵法么?”

    微予梦苦笑,她问过极多的阵修,几乎每个人都问她同一句话。

    “我为何要给你看假的阵法?”

    宋丸子用牙从骨头上撕了一条肉下来。

    她怀里,呦也在哼哧哼哧啃着烤肉。

    “我的阵修之法只能说浅薄,一时半刻也看不出什么,七日后不就是什么六欲天试炼之日?咱们先把正事儿做了吧。”

    所谓正事,就是开启六欲天,让宋丸子以道主身份设下舌道之题。

    微予梦知道宋丸子这道主就当得不情不愿,让她多出点力必是得让她看见好处的,只能手掌一翻,一个紫色的光点悬在她掌中,缓缓往六欲天的阵法中央飞去。

    “六欲天之舌道本该是味欲,当初朱宏等人的题目都是让他们沉迷能让修为突飞猛进的灵食之中,并非与味欲相关,我……将朱宏拿下,也正是凭借了他题道不符一事。”

    前事如此,宋丸子出题也就不能与他们相同。

    “长柒竟然要你出的题目也不能与味相关,真是不把我六欲天放在眼中。”

    与长柒多年好友,微予梦还是觉得他行事不够厚道,心里已经做下打算,其余五道且不说,今年来闯六欲天的食修,是一个也别想从意道中通过。

    宋丸子掏出一根烤肋骨递给她。

    “你放了蒜泥?”微予梦有些嫌弃。

    “又没让你点菜,不吃还我。”

    微予梦咬了下去。

    两个人一起对着六欲天的阵法啃了起来。

    “我们打个赌吧。”啃完第三根骨头,宋丸子搓搓手对微予梦说道。

    “怎么,你与长柒立了赌约,还要跟我赌?你想赌什么?”

    “要是我这次题目出的好,拦下了人,你的那个意道,借我多用几次。”宋丸子心中所想的,还是上膳书中“其味在心”四个字。

    微予梦答应了。

    七日后,鸿雁城中人满为患,有人是来闯六欲天的,也有人是来看热闹的。

    “要我说,这赌注根本是无稽之谈,宋丸子随便出个题目,与她的食修之法无关,不就赢了么?”

    红橙黄绿蓝紫六色炫光冲天而起,站在数里外的一众修士们看着长长的队伍鱼贯入了六欲天中。

    “话不是这么说,身为六欲天道主,以六欲试炼人心便是第一要务,若是她不能行此职责,还如何配当道主呢?”

    众人点头。

    人群中又有一人道:“各位可别忘了,之前六欲天的朱道主就是因为题道不符才被撸下,宋丸子区区一个异界食修,行事张狂无度,要是不能试炼人心,又题道不符,自然得从道主之位上下来。”

    离开了六欲天,以宋丸子如今的修为和名声,觊觎她祭天之法、食修之道人又岂在少数?将她拿捏在手里,能得到的好处可是极惊人的,希望她就此败落的除了食修之外,亦有不忿六欲天坐大之人,此时,他们可谓齐心到了一处。

    距离鸿雁城百里之遥的庭燎城中,有成群修士驾驭法器从云端缓缓落下。

    “无论是她题道不符还是不能承道主之责,我等就立刻去往鸿雁城中,让六欲天将她交出来。”说话之人是善鼎玄门的执事长老。

    “我等万不能看一个邪道修士在六欲天的扶植之下在玄泱界耀武扬威。”

    鼎身、灵祭、尚灵、天通……食修四派千万年来争执不休,极少有如此同处一室还未打起来的时候。

    因为此时此地,他们有一共同之敌。

    日行中天,六欲天已经开启了足足三个时辰,第一个闯过六欲天前三道的修士在空地上略作调息,抬脚入了六欲天第四道

    以舌以味炼心炼欲的第四道。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